苧蘿山下美人村

作者:高越天 发布日期:1968-05-25

苧蘿山下美人村。艶跡浣紗石尙存。踐約終隨少伯去。捧心辜負大王恩。芙蓉江上留顏色。麋鹿宮中雪恥痕。可有芳魂歸故里。越溪淸淺月黃昏。

這是我過諸曁城南蘿山浣溪西施故里的一首詩,距今已四十多年了!談到西施,該是無人不知的古代美人。她的艶麗和傳奇性的事蹟。見諸於經,見諸於子(孟子和莊子都提到她),見諸於史,見諸於詞曲詩歌,見諸於戲劇電影。可以說是廻腸蕩氣,活色生香。再也用不着多作介紹。至於她的故里,却有兩處,一是在諸曁縣蘿山,一是在蕭山縣芋蘿山,本來蕭山是由諸曁分出,亦稱餘曁,蘿山亦稱芋蘿山,彼此不必爭,可是兩山却相距四十多里一樣山淸水秀,風景幽美,越溪白石嶙嶙,浮花漱玉,靜悄悄流過山澗,和兩千五百多年,也許沒有什麽分別。溪上的浣紗女郞和山野間的採茶女郞,還是那麽秀美,祇是每一個女郞,都祇在左耳戴一個金環或銀環,說是自從出了西施以後,美麗的女郞都不容易養大,因此,父母給她們戴一個耳環,是表示「破相」,到出了嫁有了子女後,才可以兩耳戴環。溪旁有一西施廟,也相當古雅,祇可借塑像不够藝術的標準,至於西施故里,究在何處,我雖係蕭山人,倒並無謝公爭墩之意,而認爲在諸曁比較可信。不過也有故老說蕭山芋蘿山下的西施里,乃是西施的外婆家,但這是調停之說。蕭山縣志中則肯定說芋蘿山下是西施的故里,諸曁蘿山因少一個「芋」字,乃是因諸曁設治,蘿山近城而得名。是是非非,反正都是韻話,不是爭產權,不妨彼此一笑,你對我也對。

以言歷史上傾國傾城的美人,西施確是個中最出色的一位。究竟美到如何標準,也許祇有曹子建洛神賦中所描寫的洛水神女差可髣髴。歷代詩人詠歌,如:「艶色天下重。西施寧久微。朝爲越溪女。暮作吳宮妃。」「欲把西湖比西子。淡粧濃抹總相宜。」「風暖鳥聲碎。日高花影重。年年越溪女。相憶采芙蓉」。都寫得非常繁富穠郁,而地以人傳,如苧蘿村,語兒亭,(在嘉興。嘉興古名檇李,越絕書云吳王曾醉西施於此,亦號醉李。語兒亭則相傳范蠡送西施至吳,中途育一女,至此,兒已能語,西施置之而去,故名語兒。)香徑、館娃宮、靈巖山等(在蘇州),更有許多名家題詠。較諸昭君的塞上靑塚,楊妃的馬嵬黃土要來得豐富。原因是西施入吳,本負有與越復仇雪恥的特殊使命。而吳亡以後,隨了范大夫一舸飄然而去,更使人有滄波縹緲,玉人何處之感。所以歌詠西施的詩,不是哀怨,也沒有責備,而是眷慕。比較楊妃一死,杜老詩是「不聞夏殷,中自誅褒妲。」鄭畋詩則爲:「終是聖明天子事,景陽宮井又何人」。實在幸運得多。至於昭君出塞,漠北荒寒,雖爲閼氏,亦育二女,可是環珮空歸,黃沙埋玉,若較西施隨了陶朱公功成隱遯,生活優裕,享受五湖風月,幸與不幸,亦不能相比。而四大美人中最不幸的,却是有名無姓的貂蟬,她因不見於正史,僅憑禆官及小說留名下來,傳說是陝西米脂人,亦無絲毫遺跡可尋。她的哀艶故事,祇在詩詞曲戲劇中出現,人也就無法下筆。若果有其人,比西施自更不幸得多了!

從西施故鄉一扯就扯到了昭君楊妃和貂蟬,我的野馬似乎跑得太遠。但是我深信祇有山川靈淑之氣,方能鐘毓聖賢豪傑,才人美女,「千山萬壑赴荆門。生長明妃尙有村。」夔府之所以有昭君,與「千巖競秀,萬壑爭榮』的山陰道上之有西施,乃是同一道理。這兩位都是爲國忘身有志氣的美人,與潘妃、張麗華、楊妃、小周后,花蕊夫人等僅有才色者不同,歷史上往往把國亡的責任推在后妃頭上,祇有西施,在史家筆下,僅僅說到吳王寵愛爲止,並沒有添醬加醋,說伍子胥是她害死的,太宰伯嚭是她重用的,吳國的亡是她造成的,原因是夫差也是英主,如果不是北向齊晉,黃池爭覇,越國也未必能襲攻吳國,獲得大勝,此後就成爲一面倒的形勢。所以西施的作用,至多祇是增加了吳王生活上的逸樂,而非藉以千政,其本性仍是善良。不過「越乃報仇雪恥之鄕」,當時還有文種劃策,越處女敎劎,在勾踐臥薪嘗膽的苦心壹志之下,最後沼吳稱覇,終究雪了會稽之恥。「越王勾踐破吳歸。戰士還鄕盡錦衣。宮女如花滿春殿。至今唯有鷓鴣飛」。可是在如花的宮女羣中,西施却如神龍見首而不見尾,怪不得詩人又要慨歎說「:至今苧蘿溪上月。曾照吳王宮裡人」了!

和西施同去吳國的美麗女伴鄭旦,也是苧蘿村人,艶光可以相埒,與西施一同習容止步伐於土城者三年,但到吳後,西施專寵,鄭旦的名,却賴西施而傳。至於東施效顰,則未必果有此女,果有其事,莊子說:「西子病心而顰其里,其里之醜人見而美之,歸亦捧心而顰其里,其里之富人見之,堅閉門不出,貧人見之,挈妻子而去之走,彼知顰美,而不知顰之所以美」。乃是滑稽的寓言。後人却杜撰加上了一個東施之名。越溪的東,施姓也必不乏美人,如果照現代方式,發明「東施」二字的一位先生,也許會吃上誹謗官司。又越國旣已稱覇,何以勾踐以後,即吿寢,最後地併於楚,秦滅楚後,始皇東遊至會稽,(紹興有秦望山,即因始皇曾登山東望大海。)甌越、閩越亦列爲郡縣,則因越俗爲諸子分國,再傳而後,愈分愈小,也就無力爭覇中原。惟項羽起兵,率江東八千子弟,渡江而西,卒入關中,實現了南公「楚雖三戶,亡秦必楚」的誓言,更使我想到「越乃報仇雪恥之鄕」這一句凛凛風骨的話,矚望浙江的英俊士女,蔚起風雲!

附記:西施遺蹟閒話六則。

一、紹興五雲門外土坺村,爲敎西施歌舞之處,淸陳祖昭,鑑湖櫂歌中所謂「要有傾城傾國術。三年敎習土城村。」即指此地。故若耶山下,有西子采連田。

二、檇李產嘉興之淨相寺者,每顆謂有西施爪痕。淸朱彝尊詩:「聽說西施曾一搯。至今顆顆爪痕添」。藉知傳說甚久,果以人重。

三、嘉禾城西考湖,舊有范蠡詞,並塑西施像。朱竹坨有「落花三月葬西施。寂寞城隅范蠡詞」之句。蓋襲用唐韓偓落花詩「狂來風雨葬西施」之句。西施究葬何處,迄無人知。詩人想像,祇能以落花代西施矣。

四、語兒亭在嘉興縣城南一百里,三朝國史謂又名女兒亭,鄕名語兒鄕。

五、學繡塔舊在鴛鴦湖三塔之西二里,相傳西施入吳,學繡於此。宋張堯同有「孤塔岧嶢立。猶傳學繡人。五湖如好在。釺線不勝春」一詩。惟此塔淸季已圯,民國十二年,余曾訪其地,更無遺蹟可尋。

六、杭州西湖雖名西子湖,却無西施遺跡。因西湖成湖,時在漢唐以後。宋蘇東坡守杭時,始以西湖比西子。後人有「爲慕西施好顔色。月明偷出浣溪紗」等詞。亦非謂西子曾住西湖也。





郭耕餘先生奬助學金委員會

 发布日期:1968-05-25





懷故鄉·憶杭州

作者:郭榮光 发布日期:1968-05-25

我不會寫文章,更不善寫小說,但欣聞我們「浙江月刊在反攻復國基地——臺灣初次創刊,一股懷鄕之情浮上心頭,乃不揣冒昧,大着膽子試寫這一篇有關故鄕杭州的囘憶。內容錯誤或文字欠妥之處。尙祈編輯先生多予斧正。

杭州爲浙江省之省會,位於滬、杭、甬、及浙贛鐵道中心,交通便利,商業繁榮,那兒的名勝很多,遐爾馳名的,首推西湖的風景,優美引人入勝。城郊有錢塘江,每逢農曆八月十八,潮水最大,在吳山遠眺,浪潮汹湧勢如萬馬奔騰。吳山與環繞西湖的諸山,山不太高,水不太深,湖光山邑,互相輝映。在杭城遊覽,宜於閒逸的心情,作閒適的觀訪,能使人心境開朗,確是從容自若的世界,如以緊張忙碌的生活,走馬看花,疲於奔命,那就太無意義了。

杭州城郊著名的塔,有「保俶」、「雷峯」、「六和」。杭人稱保俶是美人,雷峯爲老衲。雷峯塔因經幾次被火,外部全已燒成紅色,「雷峯夕照」乃爲西湖十景之一。(編者按:雷峯塔早於民國十五年傾圯,故已有名無實)。城內有運河直至菜市橋止,有市河,有浣紗溪,兩岸稱爲東西浣紗路,夾路垂楊照拂,溪水掩映着每日淸晨的浣衣婦女,別有一番情趣。

西湖三面環山,以南北兩高峯較高,挿入雲霄,好像雙筆。山中多寺廟,叢林修竹,景色宜人,所謂:「行遍江南煙水路,一程山色一程時」。到西湖遊山,以步行爲快,晨出暮歸,日行十餘里,中途疲倦,尙可借僧房休息,到處有名茶解渴。山中寺廟,可容僧侶數千,茅庵一二乃爲居士靜修之所。靈隱賞梅花、玉泉觀魚、以及雲棲寺的竹林,理安寺的楠木,龍井寺的茶葉,都是聞名遐邇。虎跑寺以泉水著稱,法相寺以素齋最佳,故一寺有一寺的特點,可使遊人百去不厭。世人所傳「上有天堂,下有蘇杭」,以杭州比喻天堂,實當之而無愧焉。

慨自**於民國卅八年五月竊據杭州今十有九年,陷民生於水深火熱之中,置國脈於萬刼不復之境,湖山變色,毋復昔日之勝,將來我們囘去,恐怕連以往廟宇也找不到一間!西湖名勝啊!我們雖哀之無任,而又不禁夢魂繞之。





臺北市浙江同鄕會簡介

作者:資料室 发布日期:1968-05-25

臺北市浙江同鄕會是於四十二年八月二十三日成立,已有十五年歷史,第一任理事長爲兪叔平先生,第二任起由祝紹周先生擔任,民五十年冬,祝先生以健康關係讓賢,由現任理事長即本刊發行人胡維藩先生接充。最近數年來在胡理事長領導下,做得頗有聲色。尤以去年全國各界十月慶典,本會發動同鄕靑年子弟,組隊參加雙十國慶大遊行,在全國旅臺各省市府縣同鄕團體中列最優單位,獨獲大會主任委員黃國書先生頒發榮譽狀。又於去年臺北市政府發起慶祝總統華誕,擧辦旅臺各省市同鄕會祝壽盃籃球錦標賽中,榮獲初賽分組亞軍和決賽殿軍,由於決賽中最後一場,以九十分比六十六分戰勝全國聞名國手如雲的廣東球隊,使觀衆對一向被認爲「文弱書生」的浙江隊伍刮目相視,以上兩次活動,紿予浙江同鄕們的鼓舞甚大。又本會代辦同鄕郭耕餘先生紀念獎學金,每年兩次,每次壹萬元,數字雖不甚鉅,但發給方式採取重點:即大學組四名,每名每學期可得壹仟伍佰元;專科組四名,每名每學期玖佰元,較一般同鄕圑體之獎學金爲多,同時,本會另還擧辦助學金,自今年起亦由郭耕餘先生哲嗣負責,計分大學組每名每學期可得四百元,專科組每名每學期參百元,凡學業成績在八十分以上,均能獲得享受,所以也深獲同鄕好評。

去年七月臺北市改爲院轄市後,一應市屬人民圑體也跟着升格,本同鄕會于本年一月二日奉命假臺北市立第一女子高級中學大禮堂擧行改制後第一次會員大會,擄大組織,選出理事廿五名,候補理事九名,監事七名,候補監事二名,網羅了浙籍黨政機關學校首長和工商,新聞,文化各界知名人土,陣容煥然一新。一月十日假立法院貴賓接待室召開第一次理監事聯席會議,選出胡維藩、郭驥、沈之岳、王紹堉、王鎭宙、王惕吾、楊維禮、張敏鈺、吳昌濤、沈家銘、周開福等十一位常務理事;水祥雲爲常務監事;即席公推胡維藩先生連任理事長,並由胡理事長提名汪英羣爲總幹事。爲配合今後業務開展,將另行成立福利、出版、敎育、美術、法益維護,婦女工作等各項委員會,分聘各位理監事爲委員及召集人。通過組織長期性浙江籃球隊,敦聘熱心鄕誼提倡體育之蔣緯國將軍負責領導,及擴大徵募會員,創辦浙江同鄕會刊(即本刊)等提案;復釐訂五十七年度工作計劃,逐步付諸實施。相信今後本會業務在全體理監事同心協力之下,必將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爲北市同鄕團體放一異彩。





那堪回首話西湖

作者:藍守仁 发布日期:1968-05-25

「水光瀲灔晴方好,

山色空濛雨更奇;

欲把西湖比西于,

淡粧濃抹總相宜。」

這是蘇東坡一首詠西湖景物的詩。寥寥四句,已把西湖的美,襯描無遺。

的確,西湖是以風景秀麗聞名全球;同時,也是大江南北具有巖壑烟雨之奇,和林園流泉之美的勝地。她的美不僅人人都知道,人人都讚頌;而是人人都想一飽眼福的。故,不論是萬卉爭妍,微風和煦的春天;滿山翠綠,荷苞待放的夏季;楓葉飄紅,蘆葦飛白的深秋;梅開抓山,斷橋殘雪的嚴冬;每一個季節的更換,各有其特別代表的景物。此外,更不論在淸晨、嚮午、黃昏、月夜,或是初睛、乍雨、濃霧,也都有其變化萬千的姿態。愛淸靜怕喧囂的也好,怕冷淸愛熱閙的也好,她都會給人們以各種不同的情調和詩意。使前往的遊客,賞心樂事,徜徉徘徊,樂而忘返。其能譽滿中外,宜也。

但,今日西湖的河山攬勝,也有她的一頁滄桑史。

西湖在唐代,不過是一片袤廣的葑田,草莽叢生,人跡鮮至。待白居易做杭州刺史,始將她開闢,把湖裏的葑草塡成一條自西到東的堤岸,即今日的白堤。那時,杭州的閙區,則在錢塘門;而孤山以西,一直到韜光山脚(即今靈隱寺的山門),爲一片大水。等到宋朝的蘇軾來做杭州太守,再行擄建,將葑田建築了第二條自北至南的堤岸,從西冷橋起緊接白堤,到南屏山脚止,即今日的蘇堤。因該堤跨越全湖,建築不易,故沿堤開了六個橋洞,以減低水的衝力;又在堤岸兩旁,遍植楊柳,藉堅固堤泥。同時,因南屏山脚的水太大,爲防止萬一,將賸餘的葑泥,築了一所洲渚,以阻水勢,這洲渚就是現在的三潭印月。

自從白居易築了白堤之後,從孤山到靈隱一帶,已變成交通要道。因之,這一地區也漸漸的熱閙起來。史載:「蘇東坡做杭州太守時,每日携帶公牘,坐在冷泉亭上審理民間訴訟……。」這不僅說明了蘇東坡是一位平易近民的好太守,同時也可證明裏西湖一帶在宋代已相當繁榮了。等到蘇堤築成後,則錢塘江上流的住民,都經虎跑、石屋,到南屏山下來,然後再由南屏山向東越過城隍山,而進入杭州城內。甚至,連南宋的宮殿也建築在鳳凰山上。可見,當時杭州的城內城外已經打成一片了。

我們再拿唐,宋兩代在杭州所遺留下來的詩詞和建築物來硏究,白居易的西湖詩,都做在天竺,靈隱一帶;而蘇東坡的「有美堂」;則建在湧金門外。此外,南宋寺廟的建築,如虎跑寺、凈慈寺、石屋洞天等,都在南湖一帶,一直到明末,也是如此。

到了滿淸入關,一方面爲了防止滿、漢同化,另外爲要表示滿族高人一等,遽將杭州市區和西湖隔絕,在沿湖風景最好的地區,建築一座駐防旗營,它的範圍,正好從湧金門起到錢塘門止。城內的人爲免惹麻煩,都很少經過他們的營區;因此,北山、南山一帶,就日趨冷落,久而久之,從靜慈寺起到江頭的十幾里住戶,竟遷徙一空,有的搬到江千,有的搬進城內。到滿淸末年,偌大的一個西湖,竟變成人去樓空的大觀園,再沒有市區存在了。可是,滿淸對西湖的開放,也有一個規定,就是六月十九日的觀音菩薩生日,上自督撫,下至庶民,都要在六月十八夜晚出城,到天竺寺去進香,所以在每年六月十八日的夜晚,將湧金門開放一次。一批愛玩西湖的人們,在這天晚上得了一個遊夜湖的機會;加之,六月十八晚上,正是皓月當空,城內男女,往往蜂擁而出,有的划船,有的徒步,將西湖各風景名勝區,擠得水洩不通,人山人海。同時,叫街小販也在這天晚上趕到各地大做賣買,吃的、喝的、玩的、樣樣都有,到處燈火輝煌,人聲嘈雜,把一年來死氣沉沉的西湖,立刻變成了閙市。可是,好景不常,這一夜過去後,又恢復了封閉的狀態。

自民國成立後,第一件事就是廢除滿淸的旗營,同時將旗營區的城墙拆除,過去驕横一時的八旗子弟,現在因爲旗糧取銷,生活失去凴藉,在拆城的時候,爲了糊口,竟自願充當路工,擔任拆城工作。他們先祖建築的旗營,由自己的子孫來拆毁,這也總算是天道循環的報應吧!當時拆除的城墙,是從湧金門起到錢塘門止的一段,從此三十里的湖山風光,完全搬進了城市。過去的旗營區,則開闢爲新市場,西至湖濱,東至城中,北至錢塘門,南到湧金門,不數年間,即變爲杭州市內最繁華的地區,新式的建築物,豪華的大旅館,寬闊的柏油馬路,和佈置整齊的六個湖濱公園,都薈萃在這一帶,一直到現在,仍舊有人稱它爲「旗下」。

抗日戰事時期,杭州一度淪爲敵手,他們在斷橋設了一個崗哨,在西冷橋設了一個崗哨,將北山一帶的住宅,全部鎖起來,從此西湖二度冷落,像一位失寵的貴婦,再也沒有人去欣賞她的花容月貌。直到民國卅四年勝利還都,西湖始恢復她的本來面目。但,時僅四載,大陸變色,在赤色政權之下,未悉西湖能安然無恙否?

談到西湖的風景,凡外來遊客,總念念不忘西湖十景——蘇堤春嘵、曲院風荷、平湖秋月、斷橋殘雪、雷峯夕照、三潭印月、柳浪聞鶯、雙峯揷雲、南屏晚鐘、花港觀魚。不過,久住杭州的人,反而對它不很注意,甚至有些人連十景的名稱都不完全,這是什麽緣故呢?因爲西湖十景,是昔日文人給西湖風景區所取的名稱,難免有點渲染;同時,世事更迭,物換星移,若干風景區也跟着產生了很大的變化,失去原來的面目。例如:現在的白堤和蘇堤,均已改爲舖柏油的高級路面,行人熙攘,車輛如梭,斷橋之上,那裡還能找到殘雪的影縱呢?雷峯塔早已傾頹,祇剩堆破瓦斷垣,所謂雷峯夕照,徒供遊客的凴弔而已。錢王祠旁,楊柳倒垂,淸風徐來,柳絮似波;但,行人車輛,終日喧囂,黃鶯受驚,早已他去,故祇見柳浪,而無處聞鶯。現南屏山下,均已建築成高大的洋樓,人口增加,儼成閙市,雖寺廟的鐘聲仍在,但,已比不上過去的淸靜和悠閑。故,西湖十景,實已殘缺不全。

其實,西湖本身就是一個大風景區,她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佈置得整齊高雅,均有欣賞的價値。茲就本人記憶所及,擇其重要地區介紹之:

湖濱公園——係靠「旗下」方向沿湖賓建築而成,共分爲六。園內綠草如茵,花木扶疏,假山亭榭,名人碑刻,實兼收天然與人工美。佇立其間,對湖四矚,則遠山近水,盡收眼底;湖中荷葉飄浮,白帆片片,非常美觀。陳英士先生銅像,竚立湖濱,身着戎裝,坐於飛馬之上,精神閃爍,栩栩如生,緬懷革命先烈,實令人肅然起敬。

岳坟與忠烈祠——宋岳武穆死後,原葬於錢塘門外九曲嶺,到宋孝宗即位,始移葬於棲霞嶺下現址。宋寧宗時爲紀念其忠貞,在他的墓旁建築了岳王廟。該廟係我國古典式的建築,走進雄偉的大門,庭階滿是參天古柏,後面正殿即忠烈祠,供有岳武穆的莊嚴塑像。忠烈祠左面,是烈文侯的祠宇,供的是張憲的塑像;右面則爲輔文侯牛皋的祠宇。殿的西首爲啓忠祠,祀岳武穆的父母;兩廡則是岳武穆五子五媳的塑像,祠前就是精忠園。岳武穆的墳墓,就在忠烈祠的西側。也是岳武穆和他的義子岳雲埋身之處。岳墓前有一口井,叫做忠泉,牆上刻「精忠報國」四字,下有一聯是隸書刻石,文云:「宋室忠臣留此塚,岳家母敎重如山。」這是岳廟岳墳的許多聯語中,予人印象最深的一首。

靈隱寺——位韜光山麓,廟宇建築,非常雄偉,佛像彫塑,亦極精工,平日靑烟繚繞,香火鼎盛。寺內正廳旁,有彌勒佛一尊,坦腹露胸,笑臉常開,似在歡迎前往的遊客。大門外有巨桂數株,每屆初秋,濃香撲鼻,數里之外,猶有餘郁。

天竺寺——從靈隱寺拾級上山,可達天竺寺。天竺凡三,即上天竺、中天竺、與下天竺是也。天竺寺以觀音菩薩之靈驗聲名,平素香火鼎盛,道途絡繹不絕。凡到杭州的香客,沒有不上天竺寺拈香的。

九溪十八澗——自天竺寺再溯山而上,直達山巓,即到九溪十八澗,此處峯廻路轉,溪多曲折,林木蔭翳,泉聲潺潺,百鳥爭鳴,野花齊放,頗似仙境。久居都市閙區的人,偶入此崇山峻嶺中,有感俗念俱消,寵辱皆忘,而與大自然鎔爲一體。在九溪十八澗山巓,俯矚八卦田,排列整齊,非常美觀,眞嘆設計者的匠心獨運。

六和塔——六和塔位居錢江大橋之濱,背山面江,風景旖旎,塔中空,可循扶梯攀援而上。登巓俯視,則錢江如帶,蜿蜒東流,舟楫出沒,來往如梭;錢江鐵橋横貫其上,橋分上下兩層,上層爲汽車及行人通道,下層專供火車運行。遠望蕭山平原,則沃野千里,一望無際。

淨慈寺——凈慈寺之享負盛名,係由於獨木古井。該井中有一巨木,露出水面少許,據說,從不因井水的高漲而湮沒。倘有遊客前往參觀,則由寺內和尙燃點臘燭,用繩放下,置於巨木上,聽任欣賞。關於此井中獨木的來源,有一神話:從前造靈隱寺時,所需木料,均由濟公(癲)和尙四出募緣而來,惟當時交通不便,木料運輸困難,故濟公和尙即大顯神通,用神扇一揮,木料即藉神力,自地下直達杭州,由該古井中,一株復一株的鑽出地面,等到最後一株時,濟公和尙問負責建築的魯班師傅說:「木料够了沒有?」師傅囘答道:「够了。」當「够了」兩字脫口而出時,該株木料適抵達水面,遽行停止不動,而成爲今日的獨木古井。這種神話,雖無採信價値,但,亦可作爲茶餘飯後的笑料耳。

玉泉觀魚——在淸漣寺看玉泉五色鯉魚,實在是一件樂事。觀魚者可以向和尙買了麵餅,摘碎了投到池子裡,很多魚會來搶着吃。魚兒擠滿在一個角落裡,幾乎沒有一些空隙,有時會將其中氣力小一點的擠出水面,魚失水,並非等閒的事,于是奮力一躍,撥刺一聲,仍奮落到水裡,許多魚同時受驚四散,但沒有三兩分鐘,又像以前一樣密集在一起,擠來擠去,這裡號稱「魚樂園」。

虎跑——虎跑以泉水著稱,虎跑泉在大慈寺內,泉水淸鑒毫髮,大旱不涸,甘冽異常。遊此者,均將銅幣或其他金屬品,投入泉中,水波震盪顫動,銅幣搖幌下沉,歷時十餘分鐘之久。筆者曾將泉水盛滿碗內,以銅幣二十餘枚,每次以一枚漸漸投入碗中,全部投完後,碗中之水已高出碗邊平面二、三分以上,而不外溢,其內聚力之高,由此可見。如用該水烹之以龍井茶葉,則色香味可達極限。所以有「龍井茶葉虎跑水」的稱呼。

城隍山——城隍山在鼓樓外,山勢峻峭,林木蔭翳。城隍廟依山建築,寬敞莊肅;其他小廟,則分佈於城隍廟四周,東樓西閣,星羅棋佈。登山遠矚,則全城景物,一望無遺。時入黃昏,俯視市區,萬家燈火,燦爛輝煌。城隍廟前刻有對聯一付,上書:「爲善不昌,祖宗之餘鞅,鞅盡必昌。爲惡不滅,祖宗之餘德,德盡必滅。」實具有奉勸世人爲善的深長意味。民間有謂城隍山有三多:三十步一小廟,五十步一大廟,即登山香客亦數不情有廟多少,廟宇多也;甲廟前懸「山陰道人鐵口談相」招牌,乙廟前挿着「峨嵋山人卜卦算命」大旗,相命者多也;登山石級兩旁坐滿乞丐,向香客伸手討錢,乞丐多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