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的任務與希望

作者:張益弘 发布日期:1975-01-15

大陸淪陷,中原人士追隨政府播遷來台,有感於故國文物頻經戰亂,多已無存。在共黨暴政之下,連年清算,鄉邦碩彥早已凋零,昔時典籍亦均焚燬。河山雖在,而人事全更;風土民情,皆非本來面貌。我中華文化慘被摧殘,未有甚於斯者。台灣受日本統治,垂五十年,固有文物雖幸得保存,而民族精神及抗日事蹟亦多湮沒。其復興文化之需要,實與中原各省同。

今我政府在台,集全國碩學羣儒於一地,而提倡中華文化復興運動,保留中原文物之種子,承先啓後,繼往開來,所負責任甚為重大,意義亦至不凡。將來光復神州,在赤禍廢墟上,賴以重建中華文物者,即此種子之孳生傳播。昔孔子於夏、殷之後,以文獻不足,嘆杞、宋之禮不可徵。今大陸雖亡,而人文薈集於此,廣事蒐羅,尤不難補其遺佚。故在台各省人士有「中國地方文獻學會」之設,致力於各省文獻之整理與發揚,發行刋物,編印叢書,舉辦圖片展覽,以示不忘故國之思,裕後光前,洵屬重要!

吾湘人士之創辦「湖南文獻」,起於民國五十九年,由湖南同鄉會理事長魯蕩平先生主其事,任發行人兼社長,創刋號於是年四月出版,蕭天石先生任副社長兼總編輯。刋為十六開本,每三個月出版一期,篇幅初為一百餘頁,繼增達四百餘頁,並有插圖及先賢墨蹟甚多,内容豐富,印刷精美,殊不在各省文獻之下。發行至民國六十二年六月第八期出版後,因魯先生年高患病,未能繼續,經向同鄉會請辭,以一時接替無人,致中途停頓,被主管機關撤銷登記。此不獨吾湘人士引以為憾,他省人士亦深致惋惜!

民國六十三年五月,在台同鄉蕭天石及張益弘、馬璧、伏嘉謨、陳起鳳、侯暢、鍾克超、蔣勵材、張潤冬等,先後分函湖南同鄉會新任理事長蔣肇周先生,促其設法恢復,繼續刋行。蔣先生因於七月十七日邀集部分同鄉座談,籌商對策,當經決定:「湖南文獻」應繼續復刋,成立籌備委員會,推張益弘、蕭天石、馬璧、鍾克超、伏嘉謨、匡文炳、蔣勵材七人為籌備委員,而以張、蕭、馬三人為召集人,硏商復刋辦法。自七月二十八日起,至九月十四日之間,先後召開籌備會議四次,並邀請劉脩如、袁暌九、文中俠諸先生參加,共同擬訂「湖南文獻季刋社章程」一種,規定本社以蒐集湖南文献,發揚湖南精神,硏究湘學為宗旨。其業務範圍約有四項:㈠發行「湖南文獻」季刋,㈡出版湖南人物學術叢書,㈢調查湖南人士之事業、著作及其對國家社會貢獻之事蹟,㈣參加「中國地方文獻學會」所舉辦之活動。凡湖南人士之贊同本社宗旨,認繳基金新台幣一千元以上者,均得參加本社為社務委員。社務委員會設主任委員一人,副主任委員二人,就社務委員中推任之,主任委員兼本社發行人。社内置社長一人,總編輯一人,總經理一人,及稽核三人,分掌社務及有關編輯、發行、財務審核等責,經社務委員會通過後聘任。為期衆擎易舉起見,另聘湘籍耆宿若干人為顧問委員,作家若干人為編撰委員,贊襄其事。此本社組織之大槪也。

同(六十三)年十月六日,本社召開復刋社務委員會創立會議,參加者計達五十四人,由蔣肇周理事長擔任主席,張益弘報告籌備經過。除通過本社章程外,並推舉劉脩如先生為主任委員兼發行人,蕭天石、匡文炳先生為副主任委員,張益弘為社長,馬璧先生為總編輯,文中俠先生為總經理,梁世德、陳邦榮、譚國珍三先生為稽核,積極辦理復刋登記,及籌募基金、徵集文稿、準備發行等事宜,期於六十四年元月——農曆元旦前出刋問世。當此世界經濟危機嚴重之際,紙張印刷日益昂貴,本社同人輸財委力,各就所能,純盡義務,期使本刋得與世人見面,實為不易之舉。

本刋繼承過去傳統,為蒐集史料、充實内容起見,文稿計分下列十欄:即㈠學術論著,㈡人物傳記,㈢省縣彙誌,㈣風土民俗,㈤山川形勝,㈥藝文集粹,㈦文史選載,㈧鄉情剖析,㈨海外鄉音,⊕鄉親動態。今後尚望邦人君子及在台同鄉鼎力支持:或賜文稿、或捐基金、或惠訂閱、或加推介,幸勿以此為本刋少數同人之事,而積極協助,玉贊其成。庶幾羣策羣力,能維持本刋於不墜,則不僅同人之幸,亦吾湘之大幸矣。





湖南文献季刋發刋詞

作者:魯蕩平  发布日期:1970-04-15

(注:湖南省文獻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兼本社發行人魯蕩平先生近影)

夫文獻二字之釋義,考之朱註:「文者典籍也,獻者賢也。」換言之,典籍卽典故也;又曰:「獻謂賢才,指耆舊言。」推廣其義,耆舊云者,謂一鄕一國之善士也,亦卽一鄕一國之聖賢豪傑也,其一言一行,無私無偏,純爲救人救世之旨,爲天下先,而以天下爲公爲鵠的,力挽狂瀾,安定人類和平生存之眞理而不墜,使社會無傷風敗俗之穢行,國家有政淸弊絕之良規。其事其人,可爲效法,載之於書,傳之於世者,謂之文獻。論語八佾章「子曰:夏禮吾能言之。杞不足徵也,殷禮吾能言之,宋不足徵也,文獻不足故也,足則吾能徵之矣。」蓋文獻者,卽掌故也。漢有掌故之官,掌理國家朝野之事例,編而輯之,爲有系統之記載,謂之歷史。文獻與史書、史記、史乘類同,皆所以記人、記事、記物也。故曰:歷史爲人生事物之過程,乃不易之定理。余讀史有句云:「今之能信古,賴世有書史;後之能信今,豈不亦賴此,錢財如糞土,史實貴無比,人生之過程,秉筆爲之紀。」所以漢高興國,先收秦籍,唐宗繼位,首著隋書,以其前言往行,得失興衰,可徵之爲鑑戒也。歷代文獻,傳心之要,莫重於經,政治之規,必詳於史。

我湖南文獻,在大陸抗日勝利時期,爲仇鰲(亦山)所主持,余亦被聘爲編纂,因**叛亂,稿集而未編,嗣爲**全部燬滅,傷心哉,莫如是事。

余避匪來台二十年矣,民國成立亦五十九年,世局滄桑,瞬成今古,國仇家恨,時繫於心,而同鄕人士,嘗以舉辦湖南文獻爲念,促余主持,余忝爲同鄕會理事長,固屬義不容辭,但欲詳徵湖南往事,殊弗易易、年老者輙多忘記,年少者,甚或對其本身直接之三代履歷亦不自知,而况於湖南往事乎。且同鄕會素無基金,無米之炊,難爲巧婦,茲事體大,惶恐萬分,錢財人才,均感重要、欲成有系統,有價値之湖南文獻。豈易言哉。

近代我國二百餘年之歷史,如淸室之中興,及其敗亡,民國之肇造,洪憲之推翻,均與我湖南人,有莫大之關係,國人皆所共知,不待一一引述者也。茲爲鄭重其事,約集同鄕諸君子,先纂編先賢之遺事,及民國以來,湖南政治變遷之經過,與其他故實舊聞,各舉所知,分期刊佈,但求事實正確,懲惡勸善,矯正人心,可供修國史者之徵考,則幸甚矣!並冀我湖南父老昆弟,諸姑姊妹,在此國破家亡之際,一致奮起,團結精誠,效申胥復楚之志,擁護政府復興文化,反攻復國,消滅共禍,表現純粹湖南人之精神,不爲時代所淘汰,則更幸甚矣!

中華民國五十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於台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