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刊辭

作者:丁治磐  发布日期:1963-01-25

杞宋文獻不足,於禮無所取證,先聖憫焉。我江蘇人物之盛,爲世所稱,時際蜩螗,尤能多見高行,祥麟威鳳,以時而得,若不急起收之,儵忽卽逝,徵文考獻,可不汲汲乎哉?

民國五十一年,壬寅淸明,江蘇同鄕會,集鄕人於强恕中學,遙祭鄕先賢先烈旣罷,僉感於先賢先烈事蹟之漸就湮沒,遂有以徵集江蘇文獻爲倡者,與會鄕人,莫不同聲以應。已乃有從事者,爲座談若干次,慮始求全,期洽初議。迄五十一年十一月五日,有辛亥江蘇光復紀念座談會之擧,而鄕人之熱情益熾,從事者益不能不勉力赴之。

本刋以文獻爲名,今爲發刋之始,亦旣勉副於鄕人之初願矣。敬陳數義於次:

徵集文獻,非可空談,欲有所賦麗,惟賴於圖書,今之刋物,圖書之類也。本刋草創,義取錯越絕一書。古人謂:越之當絕不絕,越亦尙有人哉。吾蘇人之在臺灣者,東箭南金,亦云盛矣。願興乎來,以成盛擧。俾首所謂祥麟威鳳者,有所收焉,則本刋誠爲嚆矢,此一義也。

古者列國皆有史,今則省縣皆有志,然而史家則以爲官書多僞,而逸事可徵,故晉之乘,楚之檮杌,魯之春秋,馬班之史漢,下迨毛西河之修明史,一本於張陶葊之石匱書,則皆以私家從容之華,爲世所珍。本刋旨在發晦拾遺,力求翔實,庶乎他的修史者,有所采焉,此又一義也。

**妄以其造亂事蹟,爲中國歷史之開端,而以我五千年中國歷史,列於史前史,凶焰今方大熾,後此若干年,不獨大陸同胞,將數典而忘祖,卽避禍臺灣諸先輩,能爲伏生口授者,其幾何人,急起直追,何可復緩,此亦一義也。

總上數義,卑無高論,敢於本刋始創之際,擧以爲從事者之準繩,亦敬以候鄕人讀者之明敎焉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