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旨趣

作者:周開慶  发布日期:1962-10-01

文獻二字,見於論語:「子曰:夏禮吾能言之,杞不足徵也;殷禮吾能言之,宋不是徵也;文獻不足故也,足吾能徵之矣。」照論語集註的解釋:「杞,夏之後;宋、殷之後。徵,證也;文,典籍也;獻,賢也。言二代之禮,我能言之,而二國不足取以爲證,以其文獻不足故也。文獻若足,則我能取之,以證吾言矣。」又辭海:「按賢卽賢材,指耆舊言。」如上引述,可見所謂文獻,是包括一般典籍及先賢言行,而爲認識以往歷史精神文物制度之根據的。

一個國家民族的生命基礎是否深厚,當視其有無悠久的歷史文化,而歷史文化之延續與發揚,又有賴於文獻之保存與整理。我國歷史文獻,雖迭遭損毁,而與並世各國相較,仍屬最爲豐富。這是我們偉大先民最珍貴的遺產,我們民族精神智慧所從出的淵泉。我們將從這裡繼承先民奮闘創造的精神,記取歷史的法則和敎訓;並在此基礎上吸收現代歐美文明的精華,使我們的國家民族能屹立於今日的世界。是以文獻的保存和整理,非僅一般學術性的工作,而是切關於國家民族之興衰的。

四川文獻研究社於四十九年成立的初意在此,我們願意促起各省市旅臺人士的興趣共同來努力此一工作,其用心亦在此。

在本刊第一期發刊詞裡,有「愛國始於愛鄕,勵今重在鑑往」兩句話。我們希望大家能在鄕邦文獻的蒐集整理中,體認歷史的敎訓,繼承和發揚先民的德業,激發愛鄕愛國的精神。本刊願以此自勉並和大家共勉。

(民國五十一年九月二十五日)